中国石油

中国石油管道局工程有限公司 > 企业文化 > 企业文化
奔着问题结对 盯着结果共建 ——“强创争”特色党建工作的基层模板
打印 2021-06-03 09:52 字体: [大] [中] [小]

   “这个形式非常好,促进了上下联动。”

“个人理解就是自我的查缺补漏和借助外脑的查缺补漏。”

“一个核心,就是解决问题。”

在通信公司会议室,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聊得热火朝天,话题的焦点,就是“强创争”结对共建。

“强创争”结对共建是通信公司党委20202021年“强创争”(强三基、创一流、争标杆)特色党建工作的系列举措之一,活动开展年多来,各机关部室和基层单位对结对共建认可度越来越高,参与结对共建的热情也越来越高。上个月,就在这间会议室,廊坊通信分公司和技术与标准部签署了结对共建协议,至此,公司2021年新签约单位增至14对。

解锁的钥匙

“强创争”第三工作组是结对共建的组织实施单位。工作组副组长赵楠在介绍工作时,提到最多的字眼就是“实”——务实、扎实。组长曹秀伟提供的一份结对共建已解决问题的统计表也印证了这一点,表里记录了5对共7个党支部在结对过程中已解决的32个问题,每一个问题后面,还附有着相应的解决效果。

记者注意到,32个问题全部为业务问题,相比常见的共同组织公益活动、党课培训等支部联建活动,通信公司的结对共建似乎“党味”不浓。

“为什么没考虑做活动呢?最初就是这样设计的吗?”

面对记者的提问,曹秀伟说,“很多联建倾向于共同开展党建活动,我们则倾向于解决实际问题,简单说就是党建搭台,用结对共建活动推动党建工作和生产经营相结合。”

赵楠并不认为“问题导向”会淡化“党味”,党建问题也是问题。他说,很多单位就把提升党建水平作为结对共建的目标,比如项目支持中心党支部主动和公司纪委结对,目的是强化采购人员的廉洁意识;一些项目部准备与电气安装事业部等单位对接,解决施工现场联合开展党建工作的问题。

在赵楠看来,结对共建就是解锁党建和生产经营相结合的钥匙。“以前一直不知道两者怎么结合,后来发现结对共建这个平台特别好,通过这个形式,党员积极性提高了,机关也主动下基层、靠前服务,这就是我们要做的大党建。”



为“解题”而“牵手”

去年,质量安全环保部作为发起方,完成了和两个基层单位的结对共建。

“机关部室对各基层单位的情况都比较了解,比如在工作中发现有些基层单位在质量安全管理过程中措施还需进一步强化,就提出和他们结对,一起解决问题。”质量安全环保部经理郝锦钢道出了和基层单位结对的原因。

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他们为基层单位梳理了15类体系建设方面的问题,并定下了4个工作目标,3个月的共建后,4个目标全部实现。这次共建经历,也成了通信公司机关与基层结对的典型案例。

郝锦钢认识到了机关主动结对于指导基层工作的重要性,同时赵楠也体会到了基层单位帮助机关改进工作的甜头。

严格管控办公家具支出是公司办公室提质增效的一项重要工作,而在采购管控上,项目支持中心有着成熟的经验。去年,赵楠代表部室向项目支持中心党支部发出结对邀请,希望他们能给节支支支招。

3个月的结对共建结束后,公司在设备采购平台上增加了办公室管理模块,实施信息化管理,今后只要对着家具上的二维码一扫,它的归属人、使用年限都一目了然,该不该更换一清二楚,为公司办公室精准掌握办公家具情况,实现利用存量、控制增量,有效节约管理成本的工作目标夯实了基础。

“原来是一个部门的事,现在是两个部门一起努力,效果更好。”技术与标准部经理邸小彪所说的,就是他们和电气安装事业部结对共建后,帮助对方为创新工作室申请资金、投入设备、拿到服务资质的事。“申请资质这事,原来是一级一级申请,过程很长,他们办起来也不专业,结对后,我们和他们一起去申请,省了很多麻烦。”邸小彪说。

机关可以主动和基层结对,基层也可以主动和机关结对,基层之间也可以相互结对,这种自由的结对方式,使通信公司各单位之间结起了细密的共建网络,各部门、单位在结对共建中提升了业务能力,增进了沟通了解。

2020年以来,通信公司19个党支部均参与了结对共建,累计提出各类问题54项,几乎涵盖了通信公司的各个业务门类。

在实践中不断完善

审核共建任务、签协议、定期督办,为保证达成目标,工作组为结对共建制定了一系列细致的规定,不过这些规定也不是一开始就有的。“去年启动以来,我们开了三次专题会,去年10月开始实行点对点结对,今年32日又补充完善。”曹秀伟说,很多规定都是在摸索中完善的,比如把共建时间规定为3个月,就是从实践中得来的。

活动刚刚启动时,有的结对双方把共建时间定成了一年。工作组发现,虽然时间很长,但真正解决的问题并不多。“时间一长,结对共建的目标任务就定得很宏观,没有落实的具体措施,反倒成为了形式上的结对。”曹秀伟说,为了杜绝走过场,工作组讨论后决定,共建周期一般不能超过3个月,“时间缩短以后,各单位会自查业务短板,再根据查找出的问题找结对对象,任务具体了,效率也就提高了。”

为保证目标任务是具体而非宏观的,工作组还规定,拟共建单位的目标任务在工作组审核通过后才能进入签约流程。什么样的问题是宏观问题呢?赵楠举例,像人事、薪酬等问题不是一两个部门就能解决,或者不是一两年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能成为共建任务。

所有的规定都不是一成不变的。孙健在工作组中负责督办工作,他说,督办的过程中会遇到有单位反映3个月完成不了,或者在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又发现了新的问题,那就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延长他们的共建时间或再寻找新的共建对象。

第三工作组常常和基层单位沟通交流,吸纳合理化建议。曹秀伟告诉记者,目前单位之间、岗位之间都可以结对的点对点共建方式,也不是工作组的发明,而是技术创新中心党支部书记李锐的“创造”。自从去年10月李锐首先提出采用点对点、列清单的共建方式后,这种方式很快推广到了所有参与结对共建的单位。

“第三工作组不停改进工作方法,目标是结对解决问题,经过几年把存在的问题都解决。”曹秀伟认为,结对共建已经是提升公司管理能力的有力抓手。

目前,随着结对共建工作的开展,通信公司党建工作已融入到公司治理的各个环节,党员模范带头作用得到展现,党建工作基础进一步夯实。结对共建已成为通信公司促进党的建设理念创新、机制创新、方式创新的重要抓手。


 (张秋娟  张宏菲

2021-06-03 来源: 责任编辑: